首页 > 求职招聘 > 正文

高飘一族:流浪在故乡

2020-07-28 21:33:38 来源:昊昊网

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往往有许多“外地人”过着某种飘荡、四处寻找机会的生活。今天,在这些人之外,又多出来一个族群:就是那些从香港、台湾北上的专业人才,他们放弃当地原本不错的薪酬和人脉,远征异乡开辟事业。而一旦业务失败或是被解雇,他们就会变得新土难生,故土难归……

国际贸易中心的亨利酒吧,总能看到一些“商业飞人”坐在自己的旅行行李边匆忙地吃饭,几个小时后,他们可能就在地球的另一边了。

张先生经常也会坐在那里,Donna Karan牌子的西装是过了这季就不再有的绝版,DKNY的衬衫穿之前一定是熨过的。即使还未张口露出那带有特有味道的普通话,也能猜出这个情绪并不激昂的年轻人来自那个叫做香港的地方。

在香港出身、在英国读书、在北京工作,高飘一族的生活几乎让人羡慕的说不出话来。

他总是说,千万别相信每天晚上九点半档播出的香港电视连续剧里的情节:豪门大厦的金钱恩怨、中产阶级的感情纠葛或是一飞冲天的商业奇迹。电视要好看,只有让这些居有豪宅、出有名车、衣着光鲜的角色出来嘛。

惭愧,对于香港,很多人看过的不过是这些。而在他身上,也许能看到很多:自我保护意识很强,个人生活空间很独立,对自己要求严格,很敬业,专业水平很高,但总体感觉冷静的有些过分,存在不可缩短的距离。

由于以外向型经济为主导,台湾香港经济目前正处低迷,而内地的经济表现出强劲的发展,入世在即,不断渗透的国际性商业机构以及蓬勃发展的内地企业的确急需大量与国际接轨的专业人才,被失业、裁员风逐渐袭击的专业人才,决定北上发现一片新的梦想之地。于是在北京、上海以及广州等地聚集着一大批这样的高飘一族。

故乡还是他乡?一切并没有因为在内地多年的生活而改变,实际上他们也在流浪,不同的是他们流浪在故乡,这些高飘一族同样面临着非常大的压力和困惑。

由于教育背景和生活经历的差异,这些高飘一族对于内地的社会民情、经济文化都有着很多理解上的缺陷。经常会有人搞不清楚大陆人均收入有多少,甚至哈尔滨在哪里也是一头雾水。他们接受的职业教育和工作经验也使得他们在与同事交往、客户洽谈的时候,经意不经意流露出某种优越感,不由人对他们顺口而出的英文字词产生了另类的想法。

在北上之初,高飘一族多数往往是把目光盯着跨国公司的驻华机构,或中国的大型企业或合资企业等目标上,一则是这些机构有更加国际化的环境,二则是他们可以负担得起这些专业人才的高额薪酬福利。这样的理想使他们在人们心目中建立起贵族般的光环,也使他们在个人发展的道路上走入了困境。

根据粗略统计,同样是经理职位,台湾专业人才的薪水是上海本地人的8倍。一位台湾企业的副总裁跟台湾总公司签了一年约到上海开设新公司,福利还不错,每个月公司都送机票让他回台湾。但是他仍旧危机重重,因为中高层主管在对当地员工的培训和提拨完成后,多数会因为薪酬太高而被解雇。担心的确是有原因的,北上的专业人才放弃原本不错的薪酬和人脉,远征异乡开辟事业。一旦业务失败或是被解雇,就会变成新土难生,故土难归。

张爱玲说过,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但爬满了虱子。

张先生面前的咖啡已经不再冒着热气,但是他的话却变得更加热情:“我现在的想法就是想去一个二类城市的企业,真正去经历一个企业的成长,我想比在北京的代表处里有价值的多,就算‘减价\\’我也愿意……”

的确,这些高飘一族的视线已经开始逐步放宽,开始关注那些以前不可能关注的中小型企业。因为他们已经看出,现在内地中小企业非常多,并且有相当好的成长性,但大部分缺乏企业管理、财务融资、市场推广等知识,使他们的发展受到制约。而很多内地的成长性企业也已经开始注意到利用这些高飘一族的价值,愿意花大价钱雇佣他们。

如果远方已经是回不去的故乡,如果已经注定要选择流浪在他乡,高飘一族明智的决定也许是,变他乡为故乡。(完)

昊昊网